五一背着领导发布内部机密,千万不要外传哦

  虽然这个好消息具体时间还没确定,但小编已经忍不住要剧透了,趁领导不在,直入主题:

  阳光语言矫正学校——上海校区即将投入使用,届时阳光语言矫正集团将会在北京、上海、长春三地拥有四个校区和一个研究院。

  小编为何如此激动以至于语无伦次呢?首先,作为阳光语言这个大家庭的一员,这是一种成就感。

  我们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这种成就感觉来自于我们的实力,而我们的实力起源于——在语言障碍矫正还是空白领域的时候,我们就开始踏上了这条充满荆棘的路。



 

  可以说,这个领域中没有任何其他机构像我们一样,相关学术基础和矫正方法是阳光语言的科研团队通过三十余载苦心研究的成果。


 

  但当我们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却有很多人发现了这个领域表面上的可以复制性,因为语言障碍矫正不打针不吃药,似乎就是教人说话,因此,只要复制了模式,就可以做到表面上看不出差别。

  模式可复制  但实力不能

  但语言矫正究竟需要什么?从发音到理解表达,语言障碍的表现多种多样,其中涉及到的学科非常多。



  就拿先天腭裂来说,如今腭裂术后的语音训练已经成为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然而不同程度的腭裂在修复上腭结构以后,问题都一样吗?


  腭裂程度不同、不同年龄进行手术、手术语音问题持续多久……这些不同又具体带来怎样的发音器官功能问题的不同,那么具体哪里不同,哪个部位、哪块或哪些块肌肉的动作做不到位……


  而怎样训练,才能让其最快速有效获得正常的功能,从而获得正常的发音?

  这一切都只是核心学术成果和矫正方法中的一部分,先天腭裂造成的语言问题也只是各种语言问题中的一个类别,而先天腭裂作为造成语言问题的原因,也只是众多因素中的一个,其他因素还有听力障碍、小儿脑瘫、自闭症、功能性构音障碍等等……



 

  可见,如果只知道每个音素的正确发音动作,很难面对各种类型、各种表现的语言问题。

  就像正在写这段文字的小编可以说出以上的话,是因为对这个领域的熟悉,面对很多语言问题有比较丰富的接触经验,甚至可以根据具体情况,给出一定的判断。

  但小编没有参与科研,不是专家,也不是奋战在一线的矫正师和训练师,如果有必要还是要把难题转给更专业的咨询师或专家,而具体的矫正过程,小编只能算是个门外汉了,毕竟小编只是“宣传委员”(而且做得不够好,配不上小红花)。我们的英雄是他们——



  因此,语言矫正表面上很容易复制,但是核心的学术基础和矫正实践是不可复制的,这也是为什么很多语言障碍者辗转多地才来到我们这里的原因。


  小编的自责  阳光的梦想

  对此,小编对本职工作上的不足感到深深自责,我们拥有这个领域最强的实力,却没有与之匹配的知名度,小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同时,也对那些没有第一时间找到我们的语言障碍者及其家属表示抱歉,让你们走了很多冤枉路,是我的宣传工作没做好,对不起!

  好了,回到正题(原谅小编的话唠本质,小编确实是太激动了),小编之所以会这样激动,另一个原因是因为工作中会遇到这样的人,有的咨询者与我们的远隔万里,但却求无门,一听到我们的地址,往往是一声叹息。



 

  如今,我们上海校区即将成立,将会给上海及周边地区很多语言障碍者带来方便,整个东南沿海和长江中下游地区也会方便很多,小编听到的叹息声也会变少很多。

  当然,这还远远不够,希望有一天,全世界都可以插上阳光语言的旗帜,让普天之下的语言障碍者,都能正常讲话~

  最后  五一快乐

  我们的信念和人类文明的起源一样,是用劳动创造价值,在这个劳动人民的节日里,祝大家五一快乐。